第一百零八章 囹圄之困④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????二月二,龙抬头,萧惠持续了十余天的谈判,终于算是有了结果:铁浪作为朝廷重犯交给辽国去那是不可能的,但是碍于大辽十万雄兵压境,若是一点面子不给,那澶渊之盟便是毁了;最后两下折中死罪免了,活罪难逃,便将铁浪无限期的押在神卫地牢里。

????萧惠松了口气,红袖松了口气,黄升也松了口气,前二人松了口气是因为铁浪可以活命了,而黄升松了口气是因为他知道铁浪的命为什么可以保下来了:誓要将铁浪置于死地的皇太后病了。

????皇太后刘娥本是蜀中一孤女,机缘巧合之下进了赵元休的王府,随着赵元休更名赵恒且南向临朝,这个蜀中孤女地位也水涨船高,此女人称有吕武之才,无吕武之恶,只看她狸猫换太子的手段便知其才之一二。

????萧惠自然不知道宋朝朝廷里这些变化,但是他自己此行最大的收获已经握在了手里,萧惠对这个结果极其满意,他甚至于献殷勤般的建议红袖临北去前去地牢里见铁浪一面,红袖斟酌一夜也还是作罢了。

????铁浪在九天绝谷里呆了好几年,对这种牢狱生活一点不陌生,乘机将谭公的太玄功从头到尾和铁建树的太玄功印证一番,不由收益良多,黄升隔三差五便带了酒菜来和铁浪一起喝酒,而谭公谭婆也带着伤势痊愈的铁建树回了天兵城去了。

????黄升唯独没把红袖去了辽国的事情告诉铁浪,铁浪每日里除了练功便是从头到尾思考武牧司的前前后后。

????铁浪堪堪才被押解到开封神卫天牢里,黄升又带了酒菜来,还另外带了两个人过来,这两个人铁浪都认识,但是还是很诧异,诧异到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????跟黄升来的俩人分别是赵从蔼和青非,若是他俩单独来,铁浪都不会觉得惊异,但是两人就是一起来的。

????赵从蔼指了指铁浪对青非道:“非儿,有什么话你们说吧,我和黄大人回避下吧”

????青非却摇头道:“王兄,这不是私事,无需回避”

????铁浪惊异到:“赵姑娘,你什么时间从西北回来的,可探听到南妹和青雀的音讯”

????青非神色一黯,恨恨道:“你自己都命悬一线了,还在想着那两个丫头”

????赵从蔼见铁浪见面便问青非另外两个女孩,也不由皱眉道:“非儿,那事固然极其重大,但是对你个人来说这事也可是大事,你务必想好了才行”

????青非忽闪了下双眼看了看铁浪,便回头对赵从蔼道:“王兄,无论如何都要先将他救出去再说,其他的都不再重要了”

????铁浪这才注意到青非竟然叫赵从蔼王兄,便张大嘴道:“青非,你,你叫颖国公王兄,那,那那你是?”

????黄升在后面悄然一笑道:“自然是郡主,铁兄弟的福气来了”

????铁浪瞠目结舌道:“颖国公,赵,赵,郡主到这里来所为何事”

????赵从蔼见铁浪惊呆的样子,不由的也是一笑道:“黄大人,我听闻你在洛阳有个马场,何不带我去看看,选匹良驹赠我”

????铁浪意味深长的看了铁浪一眼,便哈哈大笑道:“若是王爷喜欢,连马场都一并送了又如何”说完,二人便携手而去。

????铁浪见二人刚到旋即又离开,有些莫名其妙,正要去问青非,却见青非业已坐在案前,将酒壶里的酒仰脖饮下,又去抓了另外一壶,终究喝的太急,便剧烈咳嗽起来,铁浪见了连忙上前将酒壶夺下道:“这酒甚烈,不宜豪饮”

????说完又从案上拿起一块丝绢递给青非,只想等青非坐定了再打听路回春和华宇梧他们一行西去有何收获。

????谁知,青非红着双眼,手扶着案板只说了一句话,铁浪便如遭五雷轰顶一般外焦里嫩。

????“不管你是想着什么南妹妹,北妹妹,还是红袖绿袖的,如今都要先做了我的郡马才有可能再见到她们”说完,青非夺过早已呆若木鸡的铁浪手中的残酒一饮而尽,便伏在桌上饮泣。

????原来,这几日里,赵从蔼在开封上上下下的通人情打关系的想将铁浪救下,只是这事皇太后已经明言不能放人了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